SCMP:The BSN was founded by Red Date along with state-owned China Mobile, China Union Pay and the State Information Centre. Photo: Handout

如果中國的經濟發展能夠依靠在中國特色的互聯網架構上由 Web 1.0 發展到在多方面也能夠超越歐美的 Web 2.0 應用。 不難預計中央政府需要在發展中國特色的 Web 3.0 架構上繼續做工夫以維持優勢。 如果需要延續當年13五計畫首次提出的互聯網+概念, 中央就必須制定新方案提升 Web 2.0 的去中心化信息交換體制到 Web 3.0 的去中心化價值交換體制了。 區塊鏈應用裡面的 NFT 正是元宇宙概念裡面一個不可缺少的基本元素。當全球不同國家、不同互聯網巨頭、不同初創企業及大學正提出不同方案去參與這個當代 #GoldRush 的時候,中央的國家及行業標準化策略可能會令到本來是惡性競爭的大環境變成良性競爭,有利創新。

疾疫不輟,遊子困于一地有感

攝於香港大澳文物酒店

遙看山中雨 風吹斗室扉

夜深人語渺 閉月晚星稀

胡馬奔寒漠 鸞燕覓鯷飛

何時歸故地 苦候在南畿

工科生習詩不善格律,特此向以下網站鳴謝
https://www.52shici.com/zd/shi.php

香港更需要改名的大學其實有其餘兩家

繼香港公開大學,看來再有機會為我的履歷改多一家大學的名字了。 所謂「唔怕生壞命,最怕改錯名」。名字需要改,最重要的原因祇有兩個。其一、舊的不能正確反映名字背後的代表意義。其二、舊的根本是錯誤的。

真的不知道當年哪位高人會把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直翻譯爲「中文大學」。還記得油麻地的 Public Square St. 的中文名是公眾四方街嗎?這四方和那中文,「異曲同工」之妙也!

從新加坡發 4 張數碼銀行牌照看香港 FinTech 發展

我以雲端與流動運算專業人士協會主席身份在經濟日報發表有關香港 FinTech 發展的最新文章 — 博客論壇 18:40 2020/12/13 香港在等新加坡超越? FinTech 改革需大刀闊斧!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早前批出 4 張數碼銀行牌照,其中兩張是可以為個人及企業服務的全牌照(DFB) ,其餘兩張只可服務企業客戶(DWB)。 雖然它們跟香港虛擬銀行一樣,不會有實體分行接觸客戶,一開始業務範圍可能也跟香港的存款、貸款支付之類差不多,但從投資者背景及服務範圍,可以看到新加坡的 4 張牌照主要看重推動非傳統金融機構以數碼經濟服務新加坡以外的地區的目的。 第 1 家要介紹的是獲得全牌照,由國有的新加坡電信(SingTel)及 Grab 成立的合資公司。以兩家企業在東南亞的大量客戶及滲透力,將來之發展肯定非常有底蘊,對數字銀行發揮其應有實力及打造藍海的目的實在具重要示範作用。 第 2 張全牌照是一般香港人並不熟悉的冬海(SEA Group)集團奪得。 該集團 2009 年由出生中國的李東海在新加坡創立,主要業務是網上遊戲。2015 年開始推動其網上購物平台 Shopee,短短 5 年間其業務範圍已經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越南、菲律賓、印尼、台灣甚至巴西。單看其廣泛分布的生態就知道其金融科技發展方面的實力毋容置疑。

香港經濟日報博客論壇 — 2020年12月13日

我以雲端與流動運算專業人士協會主席身份在經濟日報發表有關香港 FinTech 發展的最新文章 — 博客論壇 18:40 2020/12/13

香港在等新加坡超越? FinTech 改革需大刀闊斧!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早前批出 4 張數碼銀行牌照,其中兩張是可以為個人及企業服務的全牌照(DFB) ,其餘兩張只可服務企業客戶(DWB)。

雖然它們跟香港虛擬銀行一樣,不會有實體分行接觸客戶,一開始業務範圍可能也跟香港的存款、貸款支付之類差不多,但從投資者背景及服務範圍,可以看到新加坡的 4 張牌照主要看重推動非傳統金融機構以數碼經濟服務新加坡以外的地區的目的。

第 1 家要介紹的是獲得全牌照,由國有的新加坡電信(SingTel)及 Grab 成立的合資公司。以兩家企業在東南亞的大量客戶及滲透力,將來之發展肯定非常有底蘊,對數字銀行發揮其應有實力及打造藍海的目的實在具重要示範作用。

第 2 張全牌照是一般香港人並不熟悉的冬海(SEA Group)集團奪得。 該集團 2009 年由出生中國的李東海在新加坡創立,主要業務是網上遊戲。2015 年開始推動其網上購物平台 Shopee,短短 5 年間其業務範圍已經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越南、菲律賓、印尼、台灣甚至巴西。單看其廣泛分布的生態就知道其金融科技發展方面的實力毋容置疑。

第 3 張及第 4 張是只能做批發業務的牌照。主要客戶會是東南亞的中小企。他們分別被兩家具中資背景的上海陸地為首的合資集團及上市失敗的螞蟻集團附屬子公司奪得。似乎新加坡政府也認同了中國一帶一路的理念及經濟實力。

反觀香港,已經開始營運的虛擬銀行投資者結構及目前營業狀況大家不難看出幾個問題:
(1)由於發牌條款所限,香港的虛擬銀行並不像英國的可以一開始就為本土以外的客戶服務,不知何時才能靠 scale-up 賺錢。
(2)香港 8 張牌照當中,祇有 PAObank 目前接受企業開戶,那麼 SME 有足夠選擇嗎?監管機構有辦法以比對方式衡量其效益嗎?
(3)香港的虛擬銀行大部分是依附在傳統經濟之上。缺乏像 Grab, 冬海等具規模的本地互聯網巨頭參與,其競爭力及爆發力將會被後來者的出現而受到負面影響。
(4)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也是證券業的監管機關,目前全球數碼資產交易發展如日中天。不難想像這些數碼銀行將來會為新加坡製造大量稅收及為本地人才提供非常良好的就業環境;香港的虛擬銀行要提供相類似的服務就會因為監管機構的分工而遭遇結構性的障礙。未來幾年,由於種種包括政治、人才、監管、及客源的限制,筆者相信會有更多相關跨境業務會選擇到新加坡發展。

正當香港正埋首處理一直仍然未能發揮作用的電子支票及 eTradeConnect、仍然需要繼續優化的 FPS、仍然在建設中的數據交換平台(CDI) 、仍然在做諮詢的全面監管數碼資產交易及發牌制度、仍然在推動並衹能覆蓋香港本地居民居民的 IamSmart 虛擬身份證、仍然在測試的以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爲基礎,只為了跨境支付而設計的央行數碼貨幣而不是決心以打造新生態而大刀闊斧規劃並落實金融科技發展,我敢相信 3 、5 年後當全球其他發達金融市場的數碼化工程落成後,香港的競爭力甚至 GDP(本地生產總值)將受到嚴重衝擊。

筆者不想在新冠肺炎疫情嚴重期間「危言聳聽」,若果大家有關注我過去 5 年發表的公開文章,不難發現我的「預言」很多已成事實。也是那句「亡羊補牢未為晚也」。只可惜,我們要從哪裡開始?當發展局只發展地產、當金融發展局只能關注金融、當網約車仍然制於跟金融科技風馬牛不相及的運輸署的監管的時候、當政府的施政報告仍然點名反對互聯網工業對傳統工業的衝擊,香港將來能否在數碼經濟發揮其應有角色?

期待能遇上世外高人能為我既愛又恨的香港獻上神燈。

天星銀行APP提昇用戶需要通過傳統電話網絡去啟動被重置密碼後的帳戶之截屏

什麼玩法?剛發現就算啟動了指紋認證,天星銀行app的登入必須使用傳統辦法,輸入 User ID 及登入密碼。不知道什麼原因原密碼被否定了,唯有選擇密碼重置。 搞完一輪要使用身份證資料加上手機號碼及電郵做multi factor 認證的過程後,就跳出以下叫我打電話去客戶中心才可以完成登入。按指示打去 (客戶如果不在香港就要比IDD費用),聽完所有選項都冇講戶口重置。看來要按6找人工對話吧。難道這銀行的負責人和CRM系統供應商頗有交情或者為了提供更多就業機會盡一點綿力?講講笑而已。花了十幾分鐘,再次問了身份證號、出生日期、手機號碼跟著地址等我以前老闆或者生意夥伴也知道的資料後,客服再發一次sms號碼給我覈實後我才可以成功登入。

我感受到的是一個非常香港式的流程。既然要通過人工客服去提高安全水平,為什麼仍然使用線上的身份覈實辦法,做多幾次就真系安全點?有計畫提供線上對話而不是通過傳統電話和客戶聯絡麽?

還好,在我在天星銀行目前祇有用其單一的存款服務,否則真系會因為「不得其門而入」而被氣壞。小米的高水平用戶感受遇上香港傳統金融文化結果就是這樣?

#進步空間 #愚公移山 #金融科技 #用戶感受 #天星銀行 #airstar #xiaomi #UX #cybersecurity #當虛擬遇上傳統

【科技暢想】想城市有智慧 法律就需進步

1915年開始就有原型的電動滑板車,經過長達一百年的進化後,已經從笨重的富人玩意變成小巧靈活又普及的代步工具。當全球各大小城市都通過不同方法將其納入智慧城市的智慧交通(smart mobility)範圍,並配合廣泛的政策及資源大力推動發展之際,香港卻仍然以一個基本上已存在了過百年的條例去片面定義這個新事物。 運輸署早於2005年向公眾發出的官方文件指出︰「兩輪電動踏板車的設計及構造,是由動力推動以運載司機及其個人物品,屬於道路交通條例定義下的機械驅動車輛,並應分類為電單車。市民若於道路上使用該車就必須先在本署為該車登記及獲發牌及購有第三者保險,駕駛者亦必須持有有效的電單車駕駛執照及佩戴合規格的保護頭盔,否則就是違法。」 遺憾的是,港府在其智慧城市藍圖中提及香港怎樣順應潮流,至今仍然沒有對這定義提出廣泛公眾諮詢以配合發展。 其他先進城市,如新加坡去年就已經通過立法及強制要求使用者購買保險來加強監管,以平衡各方利益。聰明的城市會因為接納這些新事物而提高其競爭力,相反,只會眷戀着目前及過去的優勢而不願意踏出「安全圈」以外半步的城市則慢慢變得缺乏活力,像klook這些一時無兩的本地出品也只能放棄香港,改往新加坡推動電動滑板車共享服務。

Emil Chan 陳家豪

Emil Chan 陳家豪

571 Followers

以「還俗IT人」自居。香港金融科技革命「吹哨人」。主要工作除了擔任金融科技初創企業顧問外,也是香港城市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大學、嶺南大學等知名商學院之特約教授及客席講師,積極透過教育推動本地及大灣區金融科技及智慧城市發展。 放下幾十年編寫電腦程式的鍵盤後近年重新以此寫作。以「但憑愚公志,復我獅山茂」為工作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