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如果香港仍然不大刀闊斧改革,當內地數字人民幣落地及東南亞不同地方的數字資產交易所帶動的顛覆性創新而引發的數字經濟新生態一旦形成而香港仍然未能在大灣區概念下發揮應有功能,發展的差距將會繼續被拉遠。

以下是我月中接受HK01週報特約撰稿人羅乃智訪問後的報導

步入「後疫情時代」金融科技站在風口趁勢而起

全球疫情大流行,改變不同行業的生態,哪個商業模式會因病毒而被無情淘汰,又有哪個行業可以趁勢而起,站在風口飛起來?暫時似乎難以妄下定論,不過,總是有迹可尋。

金融科技可謂正好迎上這個風口。

早在疫情大流行之前,人工智能、區塊鏈、大數據、雲端計算等字眼,就在各大傳媒頻繁出現,一個金融科技制霸的年代,似乎逐漸來臨。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對經濟造成嚴重衝擊、拉高失業率,也迫使不同行業重思未來的發展策略與方向,而拓展金融科技領域,更被視為後疫情時代的新趨勢。

撰文︰羅乃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拓展金融科技領域被視為後疫情時代的新趨勢。(資料圖片/鄭子峰攝)

關心者均在競猜,在這場金融科技的競爭中,哪個國家或城市會最快跑出,引領潮流?然而,每當大家提到作為「紐倫港」一員的香港金融業發展,總免不了搖頭嘆息,或搬出當年名句:「High Tech揩嘢,Low Tech撈嘢」。為何如此,主因何在?如果香港在此領域發展一直落後,又可否趁疫情帶來的危與機中,扭轉劣勢,加速改革,成為金融科技發展的區域領頭羊?

在討論問題時,往往須從定義開始,金融科技這個大議題,自然也不例外。金融科技的英文是 FinTech,也就是 Finance(金融)與 Technology(科技)的縮寫,顧名思義即是金融科技化。根據香港金融發展局2017年5月發表的《香港金融科技的未來》文件,「金融科技」是一個籠統的術語:「泛指科技在金融服務業中的應用,包括改變現行的金融服務提供者和顧客關係模式的應用。」然而,與其他科技目標一樣,金融科技的目標是讓金融相關的事情變得更有效率,同時省卻時間和金錢,部份金融科技的初創企業更以改變長期以來由銀行、保險公司等大機構壟斷金融服務的情況為目標。

著有《區塊鏈在中國》一書的 DCCI 互聯網研究院院長劉興亮在書中舉例指出,金融行業中訊息不對稱造成傳統金融業效率較低、成本較高,資金流動貴、慢、難,而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去中介化特點,有效打通訊息壁壘,形成有效的溝通渠道;加上智能合約系統,可以建立資金雙方的信任,精簡金融活動的步驟,從而起到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減少風險的作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近年電子支付市場發展蓬勃,電子錢包亦大行其道,鼓勵消費者走向「無現金社會」。(路透社)

此外,以近年廣為討論的支付方式為例,電子錢包、行動支付方式的出現,讓各種應用程式應運而生,港人較熟悉的有Apple Pay、Alipay、微信支付等,讓市民進入無現金社會(cashless society)。 在此大趨勢下,傳統銀行被迫積極轉型,部份決定更加注重網上銀行的發展,以及加強與社交媒體的聯繫。上述的支付技術僅為一例,金融科技的應用範疇極廣,包括跨境匯款、個人理財、企業融資、投資顧問及保險理賠等,不一而足。

不過,有說不少企業只聞科技之名,卻未能真正理解其概念,遑論如何有效應用在商業操作之上,加上涉及科技改革與金融財務,故此有關的法規相當嚴謹,法規與創新之間,通常是互相牴觸,需要尋找平衡點,殊不簡單,這亦是不同地方發展金融科技時普遍遇到的困難。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講到金融科技發展,不可以忽略政府的角色,特區政府如何看待?(資料圖片)

香港金融管理局於2016年成立了金融科技促進辦公室(FFO)時,亦特別提到「在金融科技發展過程中,致力維持創新所需要的靈活性,同時確保消費者權益得到妥善保障」。近年香港經常被批評在金融科技方面發展緩慢,平衡各方發展正是困難所在。

「平衡發展」,驟聽之下似乎是官話,但無可否認,講到金融科技發展,不可以忽略政府的角色,特區政府如何看待?

「紐倫港」不再 香港要保住金融科技地位還缺失什麼?

近年在香港金融科技發展輿論圈子頻頻提出意見、身兼香港智慧城市聯盟金融科技委員會主席及香港城市大學商學院特約教授的陳家豪認為,由於長時間缺乏深層次而廣泛的多行業需求,加上策略性導向不足,香港金融科技發展落後於很多發達經濟體大概三至五年。箇中主因,源於香港政府的分工。

「權責分工是以傳統經濟的需求而定,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安排好,然而,當金融與科技結合後,出現跨界分工的情況,而權責卻未能按現實需求重新建構分工。」他說。

原文

以「還俗IT人」自居。香港金融科技革命「吹哨人」。主要工作除了擔任金融科技初創企業顧問外,也是香港城市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大學、嶺南大學等知名商學院之特約教授及客席講師,積極透過教育推動本地及大灣區金融科技及智慧城市發展。 放下幾十年編寫電腦程式的鍵盤後近年重新以此寫作。以「但憑愚公志,復我獅山茂」為工作目標。

以「還俗IT人」自居。香港金融科技革命「吹哨人」。主要工作除了擔任金融科技初創企業顧問外,也是香港城市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大學、嶺南大學等知名商學院之特約教授及客席講師,積極透過教育推動本地及大灣區金融科技及智慧城市發展。 放下幾十年編寫電腦程式的鍵盤後近年重新以此寫作。以「但憑愚公志,復我獅山茂」為工作目標。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