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有責 — 吃野味的陋習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筆者2016年攝於澳洲黃金海岸

部分香港人的過份簡單思維模式在「原教授」叫國人停止食野味一文中表露無遺。其實人唔呼吸一定唔會因為吸入毒氣而死的。唔搭飛機唔應該會死於空難。科學研究要靠觀察、量度、分類、推論、預測、假設及分析等。教授發文卻又收回當中一個原因是文章沒有按以上原則做好觀察、假設及分析。真正追求真理的科學家其實不需要以咬牙切齒以唾罵形式去令世界變得更美好。敢問一句,吃野味的其實除了國人以外、日本人捕鯨、澳洲人殺袋鼠、英國及美國人經常搜獵等也算吃野味嗎?為何文中對這些情況隻字不提? 其實問題不是吃與不吃。而是吃哪種野味,怎樣處理野味吧。我們在尋找更好辦法去對抗殺人無數的冠狀病毒之餘,也必須想辦法防止殺人於無形及更容易通過互聯網傳播的思想性病毒。

什麼時候人們才能停止道聽塗說?什麼時候大家才不會用一刀切的思考模式去判斷是非?什麼時候才停止用世界警察頭目的 victium‘s attitute 去處理眼前的問題? #匹夫有責 #愚公移山 #我不喜歡吃野味

以「還俗IT人」自居。香港金融科技革命「吹哨人」。主要工作除了擔任金融科技初創企業顧問外,也是香港城市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大學、嶺南大學等知名商學院之特約教授及客席講師,積極透過教育推動本地及大灣區金融科技及智慧城市發展。 放下幾十年編寫電腦程式的鍵盤後近年重新以此寫作。以「但憑愚公志,復我獅山茂」為工作目標。

以「還俗IT人」自居。香港金融科技革命「吹哨人」。主要工作除了擔任金融科技初創企業顧問外,也是香港城市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大學、嶺南大學等知名商學院之特約教授及客席講師,積極透過教育推動本地及大灣區金融科技及智慧城市發展。 放下幾十年編寫電腦程式的鍵盤後近年重新以此寫作。以「但憑愚公志,復我獅山茂」為工作目標。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