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香港經濟日報博客論壇 — 2020年12月13日

我以雲端與流動運算專業人士協會主席身份在經濟日報發表有關香港 FinTech 發展的最新文章 — 博客論壇 18:40 2020/12/13

香港在等新加坡超越? FinTech 改革需大刀闊斧!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早前批出 4 張數碼銀行牌照,其中兩張是可以為個人及企業服務的全牌照(DFB) ,其餘兩張只可服務企業客戶(DWB)。

雖然它們跟香港虛擬銀行一樣,不會有實體分行接觸客戶,一開始業務範圍可能也跟香港的存款、貸款支付之類差不多,但從投資者背景及服務範圍,可以看到新加坡的 4 張牌照主要看重推動非傳統金融機構以數碼經濟服務新加坡以外的地區的目的。

第 1 家要介紹的是獲得全牌照,由國有的新加坡電信(SingTel)及 Grab 成立的合資公司。以兩家企業在東南亞的大量客戶及滲透力,將來之發展肯定非常有底蘊,對數字銀行發揮其應有實力及打造藍海的目的實在具重要示範作用。

第 2 張全牌照是一般香港人並不熟悉的冬海(SEA Group)集團奪得。 該集團 2009 年由出生中國的李東海在新加坡創立,主要業務是網上遊戲。2015 年開始推動其網上購物平台 Shopee,短短 5 年間其業務範圍已經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越南、菲律賓、印尼、台灣甚至巴西。單看其廣泛分布的生態就知道其金融科技發展方面的實力毋容置疑。

第 3 張及第 4 張是只能做批發業務的牌照。主要客戶會是東南亞的中小企。他們分別被兩家具中資背景的上海陸地為首的合資集團及上市失敗的螞蟻集團附屬子公司奪得。似乎新加坡政府也認同了中國一帶一路的理念及經濟實力。

反觀香港,已經開始營運的虛擬銀行投資者結構及目前營業狀況大家不難看出幾個問題:
(1)由於發牌條款所限,香港的虛擬銀行並不像英國的可以一開始就為本土以外的客戶服務,不知何時才能靠 scale-up 賺錢。
(2)香港 8 張牌照當中,祇有 PAObank 目前接受企業開戶,那麼 SME 有足夠選擇嗎?監管機構有辦法以比對方式衡量其效益嗎?
(3)香港的虛擬銀行大部分是依附在傳統經濟之上。缺乏像 Grab, 冬海等具規模的本地互聯網巨頭參與,其競爭力及爆發力將會被後來者的出現而受到負面影響。
(4)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也是證券業的監管機關,目前全球數碼資產交易發展如日中天。不難想像這些數碼銀行將來會為新加坡製造大量稅收及為本地人才提供非常良好的就業環境;香港的虛擬銀行要提供相類似的服務就會因為監管機構的分工而遭遇結構性的障礙。未來幾年,由於種種包括政治、人才、監管、及客源的限制,筆者相信會有更多相關跨境業務會選擇到新加坡發展。

正當香港正埋首處理一直仍然未能發揮作用的電子支票及 eTradeConnect、仍然需要繼續優化的 FPS、仍然在建設中的數據交換平台(CDI) 、仍然在做諮詢的全面監管數碼資產交易及發牌制度、仍然在推動並衹能覆蓋香港本地居民居民的 IamSmart 虛擬身份證、仍然在測試的以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爲基礎,只為了跨境支付而設計的央行數碼貨幣而不是決心以打造新生態而大刀闊斧規劃並落實金融科技發展,我敢相信 3 、5 年後當全球其他發達金融市場的數碼化工程落成後,香港的競爭力甚至 GDP(本地生產總值)將受到嚴重衝擊。

筆者不想在新冠肺炎疫情嚴重期間「危言聳聽」,若果大家有關注我過去 5 年發表的公開文章,不難發現我的「預言」很多已成事實。也是那句「亡羊補牢未為晚也」。只可惜,我們要從哪裡開始?當發展局只發展地產、當金融發展局只能關注金融、當網約車仍然制於跟金融科技風馬牛不相及的運輸署的監管的時候、當政府的施政報告仍然點名反對互聯網工業對傳統工業的衝擊,香港將來能否在數碼經濟發揮其應有角色?

期待能遇上世外高人能為我既愛又恨的香港獻上神燈。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天星銀行APP提昇用戶需要通過傳統電話網絡去啟動被重置密碼後的帳戶之截屏

什麼玩法?剛發現就算啟動了指紋認證,天星銀行app的登入必須使用傳統辦法,輸入 User ID 及登入密碼。不知道什麼原因原密碼被否定了,唯有選擇密碼重置。 搞完一輪要使用身份證資料加上手機號碼及電郵做multi factor 認證的過程後,就跳出以下叫我打電話去客戶中心才可以完成登入。按指示打去 (客戶如果不在香港就要比IDD費用),聽完所有選項都冇講戶口重置。看來要按6找人工對話吧。難道這銀行的負責人和CRM系統供應商頗有交情或者為了提供更多就業機會盡一點綿力?講講笑而已。花了十幾分鐘,再次問了身份證號、出生日期、手機號碼跟著地址等我以前老闆或者生意夥伴也知道的資料後,客服再發一次sms號碼給我覈實後我才可以成功登入。

我感受到的是一個非常香港式的流程。既然要通過人工客服去提高安全水平,為什麼仍然使用線上的身份覈實辦法,做多幾次就真系安全點?有計畫提供線上對話而不是通過傳統電話和客戶聯絡麽?

還好,在我在天星銀行目前祇有用其單一的存款服務,否則真系會因為「不得其門而入」而被氣壞。小米的高水平用戶感受遇上香港傳統金融文化結果就是這樣?

#進步空間 #愚公移山 #金融科技 #用戶感受 #天星銀行 #airstar #xiaomi #UX #cybersecurity #當虛擬遇上傳統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羅馬街頭:電動滑板車已普及成代步工具。 資料圖片

1915年開始就有原型的電動滑板車,經過長達一百年的進化後,已經從笨重的富人玩意變成小巧靈活又普及的代步工具。當全球各大小城市都通過不同方法將其納入智慧城市的智慧交通(smart mobility)範圍,並配合廣泛的政策及資源大力推動發展之際,香港卻仍然以一個基本上已存在了過百年的條例去片面定義這個新事物。

運輸署早於2005年向公眾發出的官方文件指出︰「兩輪電動踏板車的設計及構造,是由動力推動以運載司機及其個人物品,屬於道路交通條例定義下的機械驅動車輛,並應分類為電單車。市民若於道路上使用該車就必須先在本署為該車登記及獲發牌及購有第三者保險,駕駛者亦必須持有有效的電單車駕駛執照及佩戴合規格的保護頭盔,否則就是違法。」

遺憾的是,港府在其智慧城市藍圖中提及香港怎樣順應潮流,至今仍然沒有對這定義提出廣泛公眾諮詢以配合發展。

其他先進城市,如新加坡去年就已經通過立法及強制要求使用者購買保險來加強監管,以平衡各方利益。聰明的城市會因為接納這些新事物而提高其競爭力,相反,只會眷戀着目前及過去的優勢而不願意踏出「安全圈」以外半步的城市則慢慢變得缺乏活力,像klook這些一時無兩的本地出品也只能放棄香港,改往新加坡推動電動滑板車共享服務。

因為沒有新市場,對保險業極其重要的數據採納就有限制;因為有限制,業界為發展就要遷離香港,這個惡性循環就會一直延續着。不要以為沒有電動滑板車是個小問題,當開電動滑板車屬違法、坐的士只能付現金、查詢出行方式要用四五個Apps、開網約車不合法的時候,大家應該意識到類似的守舊問題其實已經影響到各方面。

COVID-19限制了人類的正常活動,卻加速了全球進入數字經濟年代。科技能否被有效應用,是城市未來能否可持續發展的要素。

一些對大家來說可能只是小問題,但智慧城市裏面的機器人能否變得聰明,就必須依賴這些新事物提供的數據作為學習的基本元素。香港的經濟發展遇上瓶頸,但願每位深愛着香港的市民也能齊心擁抱科技,以開放的態度參與智慧城市及數字經濟發展的國際團體賽事。■陳家豪

簡介:本會培育科普人才, 提高各界對科技創意應用的認識,為香港青年人提供更多機會參與國際性及大中華地區的科技創意活動 www.hknetea.org。

https://www.wenweipo.com/a/202011/04/AP5fa1c6a1e4b0fbfd25369bc2.html


莫説香港推動公開數據難,目前就連推動銀行跟業界共享資源的 Open API 計畫也一樣難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讀完信報創科鬥室訪問香港金融科技初創公司的報導後感覺一點也沒有錯,基礎建設根本完全未做好。單憑只監管金融管理局一方之力,怎樣可以打造生態?Open API 開放的雖然是銀行的數據,但使用API的其實是銀行體系以外的各行各業。先不說非金融機構,生態裏還有SFC及IA以下的券商及保險公司。這些金融機構有共享數據的計畫嗎?MPFA 負責的大型 eMPF 的標書裏有提及 Open API 嗎? 海關管轄的外幣交易所有相關配合嗎? 從政府內部施政的不協調及欠周詳的生態打造計畫就知道香港短期內是沒有辦法完成 Open API 這個提高數字經濟競爭力的重要項目。有願意合作的政府部門才有空間給企業合作創造價值。

要注意的是負責全港大部分銀行ATM機互相使用的 Jetco 本來就是 Open API Hub 的最好基礎,可惜在政府推動 Open API 的最初步的計畫時,不單沒有拉攏到 HSBC 的參與,其他的兩家發鈔銀行渣打及中國銀行更選擇獨自發展其個別「封閉式」Open API 令到本來需要統一並能讓業界及全港各行各業也能共享資源的機會基本上告吹。大家試想一下,當香港的每個電臺也使用不同制式對外廣播有什麼結果?問題是電臺本身造成?OFCA 造成?特首造成?還是社會各界包括聼眾的錯誤?

訪問原文: startupbeat.hkej.com/?p=94031


我不時發現在社會網絡及甚至媒體上看到一般市民及記者會將信用卡 (credit card) 及消費卡 (debit card) 混淆。也有很多朋友因為對消費卡一直未能在香港普及,導致理解不深而對這個在全球已十分流行的零售銀行產品產生頗多誤解。 由於情況多年來一直沒有改善,我希望透過發文糾正觀念,為香港傳統金融數字化的進程減少阻力。

誤解有多嚴重?讓我透過兩個過案來分析吧

過案1: 2016年外媒報導全球無現金支付首次超越傳統現金支付金額。不過標題卻寫成「今年全球信用卡消費首次超越現金」。所有用了支付的卡也是信用卡嗎?筆者估計這位本地記者甚至是編輯因為缺乏國際經驗,加上只接觸到的卡消費就只有透過信用卡及八達通,就錯誤將英語的 “card payments” 翻譯為信用卡。這不單歪曲了事實,更加深了香港社會人士對金融卡支付的誤解。根據美國信用評級公司 Hyperion 去年發表的調查顯示,美國有多於三分之二的金融卡消費是透過消費卡 (debit card) 做交易的。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主流媒體竟然將英文 “Card Payments” 翻譯為「信用卡消費」。其實該數字也包含預付卡以及發行數目比信用卡更多的消費卡 (debit card)

過案2:始於2005年的八達通日日賞八月底完成了歷史任務。取而代之的是八達通長期合作夥伴,由怡和為旗下零售飲食王國推動的 Yuu 獎賞計劃。 你可知道一直和八達通及怡和合作的恆生 Enjoy Card 並不是信用卡嗎? 多年來,除了長期解決不了徵費偏高而未能普及的銀聯卡及合作商戶越來越少及只能本地使用的EPS之外,一直主導香港銀行消費卡 (debit card) 市場的就只有恆生與 VISA 合作的 Enjoy Card 及 Citibank 與 Mastercard 合作 的 Citibank Debit Mastercard。 隨著日日賞計劃的離別,恆生Enjoy卡很自然地投入了舊夥伴怡和 Yuu 的懷抱。

本地市場一直誤解 Mastercard 及 Visa 卡就是信用卡的問題,可在比價網站 Gobear 一篇為兩家公司宣傳的文章中就清楚看到到。 以下這篇推介讀者申請 Enjoy Card 的文章中竟然用了「信用卡」去描述這張消費卡。不知道當消費者收到卡,滿心歡喜去消費後才發現銀行已經扣掉了相連戶口的存款,會有什麼感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MOX debit card 沒有印上卡號及CVV碼以保障敏感資料被盜用

香港虛擬銀行業務近幾個月以來紛紛落地。目前最被媒體報導的大不了是虛擬銀行以高息吸引存款及系統測試不完善的問題。其實虛擬銀行將會提供的零售銀行服務將會越來越多,就讓我介紹一下其中一個較早落地由虛擬銀行 MOX 提供的 debit card (借記卡/扣賬卡) 之服務吧。

你可知道與傳統銀行不一樣,虛擬銀行除了沒有櫃檯及支票以外,也不一定提供 ATM 提款卡甚至面向商戶的刷卡支付服務。目前已經開業的七家銀行中,暫時祇有渣打銀行旗下 MOX 和本地薑 Welab 與 Mastercard 合作,向客戶提供 debit card。以及中國銀行旗下 Livi 提供銀聯二維碼的支付服務,其他幾家虛擬銀行暫時就只有一般的存款及個人貸款服務。

到底 MOX 的 debit card 和其他傳統銀行的 ATM card 有什麼分別?就讓我從不同角度論盡其特色吧。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非常有質感,帶有NFC,EMV 及磁帶功能卻沒有印上卡號的debit card

非常高興,剛收到本地虛擬銀行Welab 的實體無卡號debit card。垂直印刷的卡面上除了卡主名字及印上醒目的 "Founding Member" 外並無任何號碼以免卡主的資料被盜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疫情是一面照妖鏡。雖然一般經濟活動大受影響,但一些本來難以推動的新玩意,例如無現金支付、網購等卻大受歡迎。「有了最基礎的數字經濟活動,就有大量數據得以產生,有了數據,金融科技這沙漠就如久旱逢甘露一樣,大地有機會萬物重生。」


An independent and in-depth VB and popular SVF ongoing review report is brewing.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Screencap of my tiny “HK Digital Banking Lab”

After 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 issued licenses to eight virtual banks for more than a year, only 7 have launched their services to general public. On one hand, the pandemic as well as the social activities in 2019 bought in many negative impacts, but on the other hand, the new normal may be a good factor to boost Hong Kong’s banking services and thus, the weakening economy by urging the very traditional banking services to play more important roles on the new digital economy arena.

After tried all 7 out of 8 virtual bank’s services, I have to stress that…


月中接受了HK01周報特約撰稿人羅乃智有關香港金融科技發展的訪問。以下是第一篇在HK01網站發表的節錄文章。全文可試閱周報電子刊 ebook.hk01.com 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香港發展如此,那麼放眼國際,有哪些地方值得參考?美國作為傳統的金融和科技大國,在金融科技方面的發展仍然領先,無論是傳統國際金融中心紐約,還是近年在西部冒升的三藩市,都高踞全球金融科技排名前三。然而,另一個跟香港關係密切的傳統金融中心倫敦的發展也頗為人稱道,值得借鏡。

「紐倫港」不再 香港要保住金融科技地位還缺失什麼?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倫敦在金融科技發展方面仍執牛耳,不少人認為監理沙盒是其成功的關鍵。圖為英國倫敦南岸。(美聯社)

早在脫歐之前,當時擔任財政大臣的歐思邦(George Osborne)就為英國政府設立目標,在2015發布題為《The FinTech Futures: The UK as a World Leader in Financial Technologies》的報告,希望使倫敦成為「全球金融科技首都」(The Global Centre for FinTech)。自此之後,政府、監管機構、私營企業互相協調,朝目標進發。如今,作為歷史悠久的全球金融中心,倫敦在新興的金融科技方面仍執全球牛耳。根據《英國金融科技:國家報告》(UK FinTech: State of the Nation),在脫歐公投結束後的兩年,英國金融科技公司成功吸引而來的投資額遠勝於歐盟各國,畢馬威國際(KPMG)在2019年7月底發布數據,英國金融科技行業在2019年上半年的投資活動總額達39億美元,佔歐洲地區金融科技相關的風險投資和私募股權投資總額68%,成績驕人。

此外,同一份報告指出,英國金融科技採納率為42%,高於全球33%的平均水平,截至2019年,在英國設立的金融科技公司約為2,000多間,預計至2030年會有雙倍增長;金融科技從業員達76,500人,其中接近一半人才來自海外,預計至2030年會成長到105,500人;單是金融保險公司,英國就有多達89,000家,首都倫敦的金融專業服務公司約有64,000家,為世界密度最高,預計未來三至五年內,英國金融科技產業合作夥伴將增加82%。

Emil Chan 陳家豪

以「還俗IT人」自居。香港金融科技革命「吹哨人」。主要工作除了擔任金融科技初創企業顧問外,也是香港城市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大學、嶺南大學等知名商學院之特約教授及客席講師,積極透過教育推動本地及大灣區金融科技及智慧城市發展。 放下幾十年編寫電腦程式的鍵盤後近年重新以此寫作。以「但憑愚公志,復我獅山茂」為工作目標。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